www.yabo.com,西甲风云22:格拉纳达的奇葩传说
www.yabo.com,西甲风云22:格拉纳达的奇葩传说

www.yabo.com,西甲风云22:格拉纳达的奇葩传说

前几回说到,在西甲联赛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不少足以与皇马巴萨抗衡的第三势力,从当年的毕巴、瓦伦、拉科到现在的马竞,都有过盛极一时的辉煌。但是即使在他们最闪耀的时期,财政困难始终都是悬在头顶上的宝剑,一步走错就有可能前功尽弃。

而在西班牙,除了大部分时间都很稳定的双雄和偶尔闪光的中游势力之外,更多的是频繁在温饱线上挣扎的小球队。像英超保级队那样的小康生活,对于他们来说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在我俩(加起来)去过的所有西班牙城市中,格拉纳达无疑是最特殊的那个。这里的最热门景点叫做阿尔罕布拉宫,是个古代清真寺和伊斯兰教圣地。这里的人们热爱点熏香、抽水烟和吃阿拉伯菜肴,出了市区不小心就能走到一大片穆斯林聚落。

很多游客走着看着,都要拿出手机发个朋友圈看一下定位,才能确定自己没有来错地方。是的,这里真的不是北非或者中东,这里真的是西班牙。

公元7世纪,阿拉伯世界席卷欧亚非,摩尔人(来自北非的穆斯林)跨过了地中海在伊比利亚半岛登陆,以风卷残云之势迅速占领了大量基督徒的土地,史称“摩尔人入侵”。最鼎盛的时期,他们的版图基本上覆盖了伊比利亚半岛全境,只有北部那帮倔强的巴斯克人实在是搞不定。我们现在熟悉的什么马德里(前身Majerit)、巴塞罗那、塞维利亚甚至整个葡萄牙,都曾经在阿拉伯人的统治之下。

对于高傲的欧洲人来说,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于是,残存的基督教势力在各种兄弟国家的支持之下开始了长达700多年的收复失地运动。从伊比利亚半岛的北方开始,一个个基督教王国成立、出征、内斗、联姻、分裂,虽然内耗的各种故事说起来比收复失地本身还要精彩,但好歹是慢慢夺回了不少领土。

直到1469年卡斯蒂利亚公主伊莎贝拉拒绝了中年肥胖的葡萄牙国王阿方索五世,和阿拉贡王子斐迪南私奔并成婚,才强行促成了“西班牙”这个国家的成立。于是,我们开了个清奇的脑洞:如果当年那个被拒婚的国王长得跟罗总裁一样帅,说不定现在整个伊比利亚半岛都叫做葡萄牙。哈白布在俱乐部和梅西组队之后,来到国家队就跟C罗成为队友,想想都刺激。

言归正传,新生的西班牙王国很快就将收复失地运动划上了句号。1492年1月6日,西班牙军队在围攻两年之后攻陷了摩尔人的首都、阿拉伯世界在伊比利亚半岛的最后一个堡垒。

摩尔人统治了巴塞罗那几十年、马德里(包括前身)100年、萨拉戈萨300年,却占据了格拉纳达差不多750年的时间。因此,这里到现在都保留着大量阿拉伯世界的风土人情,成为了西班牙文化极其特殊的存在。

而格拉纳达这家足球俱乐部,也跟这座城市一样有着非常特殊、却很有代表性的地位。

特殊,是因为他们做过很多奇葩的事情。很有代表性,是指他们一直都很符合西班牙小俱乐部的最大特点:穷。

1931年4月6日,格拉纳达俱乐部正式成立。1931-32赛季,他们加入了西班牙联赛系统,从西乙开始了自己的足球轨迹。

然后,在成立的几十年里,他们一直坚持屌丝地位不动摇,大部分时间都在乙级联赛挣扎。也有烧高香的时候能杀入西甲混个好几年,然后很快就一脚踩空跌入第三甚至第四级别联赛之中。格拉纳达在西甲取得的最高排名,是1971-72和1973-74这两个赛季的第六名。而他们最接近冠军荣誉的机会,是1958-59赛季先后淘汰了埃尔切、加的斯、皇马B队和瓦伦西亚杀入了国王杯决赛,但是最终被巴萨4-1击败只拿到了亚军。

好了,作为一家足球俱乐部的历史和荣誉,上面这段话已经基本都讲完了。等等,有话好说别动手,好戏还在后头。

接下来,为您带来格拉纳达的那些奇葩故事。比如,听说过同时拥有三个马拉多纳的球队吗?

什么,球王马拉多纳?还是三个?嗯,没错,格拉纳达就是世界上唯一一支曾经拥有过三个马拉多纳的俱乐部,虽然时间只是短短的一场比赛。

1986年世界杯上,马拉多纳率领着阿根廷一路击败了各路豪强,最终捧起了冠军奖杯,对阵英格兰时的“上帝之手”和连过五人成为了世界足坛的经典瞬间。一年之后,他为那不勒斯带来了队史第一座意甲冠军奖杯,还同时赢下了意大利杯成为双冠王。

无数的赞助商和广告金主蜂拥而至,各个国家都出现了马拉多纳代言的广告。其中,咖啡品牌Nova别出心裁的请来了马拉多纳和他的两位弟弟,以“三个马拉多纳”为宣传噱头形成了轰动效应。很多厂家跟风而上,把三兄弟捧成了一个覆盖全球的营销明星组合。

就像俱乐部历史中的大部分时候一样,当时的格拉纳达是一支西乙和西乙B联赛之间的升降机。1986-87赛季,他们在西乙B中拿下了联赛第三,从而升入了下个赛季的西乙联赛。

可问题是,西乙B是个就近比赛的分组联赛,而西乙却是一个全国范围内的职业联赛。从省内漫游到全国漫游,再加上出门打尖儿住店和过桥过路费,俱乐部的运营成本要翻上好几倍。这对于格拉纳达是个烦,因为他们那一年的穷,比以往时候都来得更猛一些。

那么,钱从哪来呢?俱乐部高层商讨了几天几夜,掰着手指头想了又想,终于在一个鱼肚白的清晨眼前一亮:他们决定签下马拉多纳,更确切的说,是签下迭戈-马拉多纳的弟弟劳尔-马拉多纳(你看人家这家族多会起名字)。

劳尔-马拉多纳当年只有21岁,司职前锋,在博卡青年有过3次出场经历,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突出的天赋和潜力。但他毫无疑问有着另一方面的优势,那就是自己的血缘关系。而格拉纳达看上的正是这一点,于是他们与劳尔-马拉多纳签约的同时,也提出了另一个要求:把你哥喊来踢一场呗~

于是,1987年11月18日,一场神奇的比赛上演了。比赛性质是友谊赛,比赛地点是市中心的老卡梅内斯球场,对阵双方是格拉达纳和瑞典劲旅马尔默。没错,就是伊布出生和出道的那个马尔默,而且他们当时的主教练还是英格兰球迷的老熟人霍奇森。

这场比赛吸引了全城球迷的疯狂涌入,得到了西班牙全国范围内的电视直播,甚至有几个外国电视台进行了转播或录播。要知道,伊布那时候只不过是个6岁的孩子,霍奇森又压根带不起什么流量,舆论关注的重点只有“三个马拉多纳”。

是的,刚刚签约的劳尔-马拉多纳喊来了自己的哥哥迭戈,顺便叫来了刚刚与意甲球队阿斯科利签约的弟弟乌戈-马拉多纳,三兄弟一起穿上了主队的红白球衣。

格拉纳达,就这样成为了拥有“三个马拉多纳”的球队。棒不棒!简直营销史上的经典案例!

在那场比赛中,马尔默先拔头筹,马拉多纳助攻弟弟劳尔扳平了比分。下半场,马尔默再度获得领先,马拉多纳利用任意球第二次扳平,身穿8、9、10连号的三兄弟疯狂庆祝。后来,他们的队友再入一球,帮助格拉纳达最终完成了3-2的逆转。

赛后,当地媒体的新闻标题叫做《马拉多纳带我们赢得了一切》,而格拉纳达俱乐部数着2000万比塞塔的各项收入露出了满足的微笑:未来几年的吃穿用度都齐活儿了。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精妙但奇葩的圈钱招数,却几乎败光了他们所有的人品。

那场比赛之后,马拉多纳回到了意甲,而他的弟弟劳尔在格拉纳达踢完了一整个西乙赛季,打进了多达…………3个进球。

1988年的夏天,劳尔-马拉多纳离开了西班牙,踏上了在南美和北美、十一人制和五人制之间不停往复的圈钱之路。而格拉纳达在西乙排名倒数第二,重新降回了西乙B。

而等到他们再度回到西乙,却是整整22年之后的事了。在这22年里,他们不仅在西乙B稳定地打着酱油,还曾经不小心跌落到过西丙联赛,出现了三次差点解散的财政危机,还闹出了西班牙足坛至今依然不断被人提及的另一大奇葩事件。

“可能有的观众朋友刚刚打开电梯,现在是2009年1月25日,目前为您带来的是西乙B联赛格拉纳达主场迎战梅利拉的一场比赛。好的,随着裁判员的一声哨响,主队所有球员都给您跪下了!”

事情其实是这样的:在本场比赛之前,资金困难的格拉纳达已经拖欠了所有球员四个月的工资。而咱们都知道,要钱无门的民工兄弟们往往难以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法。于是,格拉纳达的球员们选择了在比赛中面朝主席台下跪、在球衣胸前用签字笔写上“主席,请给我们发工钱!”

一脸懵逼的对手很快就明白了同行们的苦,梅利拉球员开球之后在本方半场玩起了传球游戏,用实际行动支持着对面的这群上访户。几分钟之后,格拉纳达球员站起身来示意可以正常比赛,甚至最终还以1-0的比分拿下了胜利。

眼看着这样下去不仅队不成队还要变成足坛第一大笑柄,格拉纳达的管理层终于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将俱乐部改组成股份有限公司、推举新主席来进行债务重组、引入外资来走出泥潭!以上用最通俗的一句话来概括:把俱乐部卖了!

2009年7月,当过球员也当过经纪人的恩里克-皮纳成为了格拉纳达的新主席。2009-10赛季,他们在西乙B拿下小组第一昂首升级。2010-11赛季,他们在西乙联赛里排名第五,通过附加赛赢得了通往西甲的宝贵门票。而他们上一次出现在顶级联赛的舞台,还要追溯到遥远的35年以前。

在这段两连跳的过程中,皮纳为俱乐部找来了两家新的主赞助商,以极小的代价招来了接近20位新球员,几乎把球队从里到外整个翻新了一遍。难道球员下跪真的能召唤救世主?难道足球世界里还有这种撒豆成兵的妖术师?

西乙升级附加赛的第一轮,从乌迪内斯租借的丹尼-贝尼特斯在90分钟内罚丢了两个点球,却在点球大战最后一个出场绝杀了塞尔塔。他并不孤单,因为附加赛第二轮打入关键进球淘汰埃尔切的伊哈洛,也是租借自乌迪内斯。他俩都不孤单,因为从乌迪内斯租借加盟的球员,格拉达纳队内还有其他10个,加起来正好一打。

皮纳本身并不是什么富商,他只不过是吉诺-波佐的合伙人。甚至合伙人都只是为了方便收购的官方说法,谁都知道皮纳其实就是乌迪内斯拥有者波佐家族的下属员工。在收购格拉纳达的过程中,据说所有的债务都是由意大利方面来负责偿还的。

因此,由波佐家族的员工当掌门,由波佐家的俱乐部提供租借球员,格拉纳达其实已经完全变成了乌迪内斯的一家卫星俱乐部。而且,还不是唯一一家。

在波佐家族实际控制的俱乐部中,除了乌迪内斯和格拉纳达之外,还包括保加利亚的索菲亚中央陆军以及智利的奥达克斯意大利人。此外,他们还和西班牙的特内里费、荷兰的格罗宁根发表过“深度合作”公告。

而在2012年,波佐家族又从著名歌手埃尔顿-约翰手里收购了当时还在英冠的沃特福德,英超大黄蜂正式加入了乌迪内斯战队。还记得刚才提到的租借球员伊哈洛吗?他都没回归乌迪内斯就直接转道去了沃特福德,英超生涯最辉煌时取得了单赛季17球3助攻的数据,后来转会到了咱们这里的长春亚泰。

第一,遍布全球的球探网络。从西欧到东欧,从北欧到南欧,直到大洋彼岸的拉丁美洲,都有着波佐家族控制或者合作的俱乐部,这简直就是个足球版的“天网系统”。在十几年前,波佐家族就已经愿意每年在球探系统砸下千万欧元,在世界各地寻找物美价廉的高潜球员。从智利直接签下桑切斯和伊斯拉,就是这个系统的成果之一。

我们玩FM还要开个球探工具,人家乌迪内斯系统自带。挖人养人卖人一条龙,从2005年到2015年的十年间欧洲俱乐部出售球员累计转会费第一是波尔图,第二就是乌迪内斯。

第二,优秀资源的充分利用。很多俱乐部在囤积球员时都会遇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划分上场时间。最终的结论,无非是把打不上比赛的小妖卖掉或者租出去。而一般的租借,会面临给不给上场、要不要买断等一大堆问题。但在乌迪内斯系球队内部,自己家人哎!多大点事啊!

前面刚提到,格拉纳达在西甲升级过程中租借了母队12名球员。2010-11赛季,这些球员一半回归一半留下,还有新鲜血液补充,来自乌迪内斯的租借球员不降反升到了13名。正是依靠着这些球员的卖力表现,格拉纳达成功保级,而且一保就是五年。

首先,卫星队虽然衣食无忧,但随时要为了团队的利益牺牲自己。在波佐家族的世界观里,对于格拉纳达的定义无非是下面两个:西甲保级提供练级平台、球探资源挖掘西班牙小妖,没了。

因此,假如有球员踢的好,一定是送到乌迪内斯去帮忙争取欧战资格或者去沃特福德支援冲超。而格拉纳达在保级之余还想要有更大的发展,完全是不可能的。从2011-16之间的五个赛季,他们的西甲排名分别是17、15、15、17、16。你看,波佐家族的精算师没有浪费任何一个铜板。

在这五年间,格拉纳达几乎没有给其他球迷留下什么太过深刻的印象。最风光的一次,也不过是2013年C罗在做客这里时,不慎在角球防守中顶进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乌龙进球,帮助格拉纳达完成了绝杀。此后每逢两支球队相遇,这事都会被格拉纳达的球员和球迷再念叨一遍。不怪他们,真的也就这点骄傲了……

为什么说远在英格兰的沃特福德升级,对于西甲的格拉纳达来说是个巨大的噩耗呢?因为,英超有钱。升入英超,在当时就意味着每年可以拿到至少6000万英镑的转播分成,这个数字不仅能够秒杀西甲的马竞和塞维利亚等中上游球队,甚至差不多能达到德甲霸主拜仁的两倍。而格拉纳达每年能分到多少转播费呢?1500万,还是欧元。

没过多久,随着英超转播权的逐年攀升,沃特福德后来每年的分成直逼1亿英镑而去。

波佐家族突然发现,这比买卖球员更加赚钱,风险还小了很多。乌迪内斯突然发现,自己从众星捧月的唯一太阳,变成了只要保级就行的二当家。而格拉纳达满脸疑问:沃特福德挣钱、乌迪内斯练人,我干什么?

2016年,来自中国的双刃剑体育花费3700万欧元收购了格拉纳达98.3%的股份(也有说法成交价远低于这个数字)。加上蒋立章以个人名义收购的NBA森林狼队5%的股份,以及双刃剑体育母公司当代明诚拿下了重庆力帆,由此形成了一个新的体育产业布局。

其实,双刃剑体育为了格拉纳达也利用了不少人脉。他们一开始就找来了资深经纪人佩雷-瓜迪奥拉进行转会事务的全面合作,瓜帅的哥哥安排自己曾经合作过的托拉尔波来到俱乐部成为了体育总监。稍早之前,双刃剑体育还牵头与佩雷-瓜迪奥拉的MBS经纪公司、格拉纳达的前东家波佐家族以及一些中国品牌商共同成立了世界足球产业联盟(DEFA)。

他们在2016-17赛季共计离队了28名球员,收获了3160万欧元。引进了24名球员,花费了1158万欧元,其中的17名球员是租借。租借球员中既有奥乔亚和阿德里安-拉莫斯这样球迷们熟悉的名字,也有曼联、切尔西等豪门送过来练级的小将。

然而,离开了经验丰富的波佐家族,这样的租借却没能继续创造奇迹。球队整个赛季都在失利的漩涡中痛苦挣扎,换了三次主帅和一次体育总监,战绩却始终没有任何的起色。

4胜8平26负,进30球丢82球,联赛垫底降入西乙。留给格拉纳达球迷的,只有一系列尴尬的记录。

其一,在2017年2月与皇家贝蒂斯的比赛中,时任主帅阿尔卡拉斯排出了一套11名球员分别来自11个不同国家的首发阵容,这在西甲联赛的历史上还是首次出现。两个月之后,新主帅托尼-亚当斯更进一步,在与塞尔塔的比赛中排出了一套11名球员分别来自11个不同国家、并且不包括西班牙本土球员的首发阵容。

其二,枪手名宿托尼-亚当斯接手球队之后,球队在联赛最后七轮全部失利,再加上前任的最后一场输球,格拉纳达以八连败垫底降级,同时创下了西甲历史上的最长连败纪录。

尴尬的还不止是纪录。在亚当斯带领球队与皇马的比赛中,这位心急的英国主帅脱下了外套在场边指挥,对方替补席上的伊斯科发现他的着装与另一种职业颇为相似,于是向他喊了一声“服务员!来杯可乐!”

身旁的克罗斯和莫德里奇等人笑得乐不可支,然而无论是亚当斯还是格拉纳达的球迷,心里却只有失败者的苦涩。

蒋立章在赛季结束之后直言:“对于西甲球队的运作,第一次嘛所有东西都不知道。通过这一个赛季,我们才知道原来事情是这个样子。”在西乙锤炼和攒满经验之后,但愿这支中国资本的球队能早日重回我们的视线。

本期风云就为大家介绍到这里。下期预告:大到马竞小到格拉纳达为什么都这么缺钱,这一切还得从西甲转播权分配的纷纷扰扰说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