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作者罗琳被围攻:西方政治撕裂白左理论横行
《哈利·波特》作者罗琳被围攻:西方政治撕裂白左理论横行

《哈利·波特》作者罗琳被围攻:西方政治撕裂白左理论横行

白左的价值观逐渐侵蚀传统的爱国主义、重视家庭的价值观。像明尼苏达州这些的长期地盘,教育系统着手取消关于一战、二战、纳粹大屠杀、内战、美国革命、乔治·华盛顿和托马斯·杰斐逊的课程。

取而代之的是 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和性别政治,教科书大谈如何美国政府如何邪恶,如何压迫某些“”,黑人和 LGBT 忆苦思甜,回忆罪恶的旧社会。

今天美国面临最大的威胁不是产业空心化,不是中东,而是白左理论的横行。

前几天J.K.罗琳因为跟跨性别群体硬刚,被围攻,消息在国外网上是地震级别的。

有狂热分子跟踪到了罗琳的家庭住址,还拍照曝光,甚至还有人向她发出死亡威胁。罗琳在社交网站上,呼吁停止霸凌,警告不法分子。

《哈利·波特》的作者J.K.罗琳本来是女权主义者,左翼政治的急先锋。黑人女演员出演舞台剧版中的赫敏一角,罗琳力挺,表示支持种族正义。书迷们猜测《哈利·波特》里面邓布利多角色的性取向,罗琳公开承认他是一个同性恋者。

罗琳阿姨兢兢业业,二十年来致力于关注,直到有一天,她碰上了跨性别。激进说,性别不止男女两类,通过做手术变成女人的变性者,和生理为男心理认知却是女的跨性别群体,也要考虑在内。激进派告诉大家,生理性别为女,没有变性,性取向为直的人,不能霸占“女性”这个词,应该用“有月经的人”来代替。

这套神论太奇葩了,就有正常人出来diss,2019年英国女权主义者玛雅·福斯塔特(Maya Forstater)发表了对于跨性别理论的看法,她认为男人和女人是有区别的,变性和真正意义上的改变性别还是不一样的。

结果,福斯塔特被扣上“仇恨言论”“专制主义”的帽子,还丢掉了工作。当时,罗琳就站在了她这一边,帮她维护。

2020年6月7日,罗琳再次发了推特,炮轰『来月经的人』这个稀奇古怪的词汇,女人就是女人,为啥要用别的词替代,woman这个词还不能说了吗?

翻译成中文有点困难,大概这么翻译:「来月经的人是什么鬼?我敢打赌以前有一个专门的词是用来形容这类人的。谁来帮我想想。是囡人?还是奻人?釹人?」

这条推特如同炸了粪坑,LGBT群体看到后,好啊,你个罗琳,说话一股子阴阳怪气。评论区各路杠精键盘侠现身,进行了亲切友好的学术交流。

罗琳毕竟是文坛大师,保持身段,连写数条推特,语气不卑不亢,辩论犀利又不失风度。她强调自己不反对跨性别,而是反对跨性别的滥用,对事不对人。如果别有用心的歹徒,自称心理性别为女,就到女厕所女浴室,那怎么办?

这些问题都很实际,但欧美的政治正确到了魔怔的地步,只看立场,不看是非。全球最大的哈利波特粉丝网站和哈利波特电影几位主演,相继跟罗琳划清界限。

今年《哈利·波特》电影20周年纪念活动,片方不邀请她,演员们也不提罗琳,前段时间,还有狂热白左扬言要给她点厉害瞧瞧,曝光罗琳的私人住宅。

在网暴罗琳的事件中,多数哈利波特演员要么落井下石,要么保持沉默,噤若寒蝉。

一开始,政治正确会以弱者的面目出现。白左们声泪俱下地痛说家史,LGBT群体如何遭到歧视迫害,在索罗斯、盖茨这样的大金主面前化缘求施舍。富豪们一看,这些人弱小可怜无助,给了点钱。

LGBT这套理论原本只局限于高校社会学、人类学,后现代主义学术小圈子内,普通人根本没听说过。有了资金援助后,白左可以大干一场,向外灌输。

渐渐地,跨性别理论从极少数专业侵袭到整个学院,在小众群体里创造出“政治正确”的氛围。他们撕下了弱小的伪装,露出獠牙,以进步的名义,不容许丝毫质疑。这些小众群体又渗透到越来越多的政府机构和企业。

白左像章鱼的触手,伸到各行各业,要求别人按照自己的规矩办事。华尔街的纳斯达克交易所已经配合白左的要求,宣布上市公司的董事会,必须有女性、黑人或者LGBT成员,否则退市。

在娱乐圈,他们要求多给LGBT演员机会,在体育界,要求多给跨性别运动员机会。

今年的东京奥运会,大家看了吧,女子举重项目里就有一个变性运动员——新西兰的劳雷尔·哈伯德(Laurel Hubbard)。男人和女人有着体力差距,跨性别运动员就钻空子,去女子项目,抢夺属于女性的金牌。

奥委会2015年颁布一项新规定,允许由男性变为女性的运动员参加女子项目,无需经过变性手术,这项规定明显对女性不利,“公平公正公开”的体育精神都被狗吃了。

但是能怎么办,此时跨性别群体已经足够强大,他们身后有媒体,有律师团队,打官司随时奉陪。他们要求其他进步人士保持步伐一致,事实上西方一些同性恋团体不满跨性别,因为同性恋是实打实受过迫害的,在二战时期被纳粹希特勒整过,住过集中营,跨性别群体有啥苦难?但为了不给欧美的保守派递刀子,只能保持团结。

像罗琳这种人就是不顾大局,不识大体,跟跨性别者内讧,所以她被讨伐也是必然的。左营阵营不断要求思想纯洁性,罗琳之前,欧美阴道独白的发起者被人以“歧视变性群体”的罪名赶出女权组织,西方上层文化界媒体界一个赛一个左,比赛激进。

于是乎,美国的跨性别群体能够横着走,连女权老战友都踢到一边去。今年7月3日,洛杉矶一家名叫 Wi Spa的 韩式SPA,有个男的全身赤裸,光着屁股,大摇大摆进女更衣室。顾客们傻了,把这混蛋赶走。

事后,这个男人自称心理性别为女,还是著名组织antifa的成员。各路跨性别组织立马嚷嚷自己被歧视,被主流社会迫害了,一帮antifa分子吵吵要算账,对SPA的女顾客进行网暴,还有人到事发地点附近打砸闹腾。

纽约时报几个大报躺着装死,不报道此事,当地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偶尔几个女权人士发声维护女性利益,立马被极左网民攻击。

5月份在弗吉尼亚州的劳登县,一个身穿裙子的男生在校园女厕所里,性侵了斯考特·史密斯的女儿莉莉。这种人神共愤的罪行,校方愣是偏袒案犯,白左分子明里暗里攻击斯考特·史密斯,企图往“仇恨跨性别群体”的政治斗争引过去,然而这事实在太大,无法掩盖,正义赢了一回。

拜登当上总统后,LGBT迎来胜利大狂欢,渗透到司法行政各个部门。拜登任命雷切尔·莱文 (Rachel Levine) 为美军首位变性四星上将,他也是美国级别最高的跨性别官员。

军队是美国爱国主义、保守主义的大本营,最后一个堡垒最终被白左轻轻松松攻破,不费吹灰之力。

从奥巴马执政末期,政治正确已经向美军渗透,放开大门,让变性人进来,如果有人在服役期间想变性,军队还包费用,出手术费和医疗补贴。

等到川大统领上台后,发现军队管理乱糟糟的,很多跨性别者进入军营的时候还没做手术,他一个男的,自称心里是女性,上司应该是把他放到男兵的宿舍还是女兵的?到了体能训练和评比的环节,这人应该是跟男兵一起评比,还是跟女兵评比?

所以,川大统领禁止跨性别者入伍,拜登上台后,LGBT群体又活了过来,还四处蹦跶上蹿下跳。

今年6月24日,拉斯维加斯附近的内利斯空军基地(Nellis Air Force Base )举办了一场变装皇后秀,以展示“多样性和包容性”。该活动的海报上说,这个节目旨在帮助与会者“发现变装在LGBT 社区中的重要性”。

全世界头号军事霸权,搞这种活动,匪夷所思。男女管理混乱,变性变装大行其道,这样的士兵还能打仗吗?美国那些朴实忠厚的南方、中西部农场主,若是知道军队现在乌烟瘴气,还送不送自己孩子当兵?我在文章开头说,美国国家安全的头号隐患为性别政治,不是随便瞎讲的。

目前北美学界的历史政治研究出现衰退趋势,去大学里看看公选课,什么课程最受欢迎?学生最爱的永远是美国政治史、二战史、冷战史。

但是现在各大高校都不鼓励这些,鼓励性别史、种族史,一窝蜂搞政治正确了。拥有优秀战略眼光的人才逐渐减少,白左还一个劲向军人进行思想洗脑。在美国海军,《性别少数群体与政治》(Sexual Minorities and Politics)等白左著作上了士兵们的阅读清单。

一个国家文恬武嬉,军队纪律松弛,社会撕裂,这样的国家能屹立不倒吗?西方文明的未来,我们可以观望期待。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这些人员不再限制进返京!7月11日起,进入聚集场所须接种疫苗……刚刚,北京重磅官宣

美国插手了?立陶宛对俄飞地实施“禁运令”,俄方表示可使立陶宛一半的经济“化为乌有”

最近太原志达中学的家长,可以用热锅上的蚂蚁来形容,线万份职场精英简历曝光!这些专业一毕业就拿高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