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在南非的两场战争 布尔战争
英国在南非的两场战争 布尔战争

英国在南非的两场战争 布尔战争

很多人都知道南非这个国家,但是对深刻影响南非历史的两次英布战争了解甚少。在19世纪,大英帝国极盛时期管辖的领土覆盖了全球陆地面积的五分之一,是罗马帝国鼎盛时期领土的五倍;维多利亚女王统治着当时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超过4.5亿人,每一块大陆以及每一个大洋的岛屿上都有大英帝国的子民;大英帝国还拥有30-50万的皇家军队及无数殖民地的部队,除18世纪的北美独立战争外,英国军队总是胜利的一方,是世界上战斗力最强的一支军队。

而南非,只不过是大英帝国众多殖民地中很小的一块,仅有数量不多的荷兰移民在这里长期经营。那么,英国人为什么要在南非这块土地上打两场热战?战争经历了什么样的过程?英布战争给南非历史和大英帝国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一切还得从好望角说起。

早在1487年,葡萄牙航海家迪亚士(Bartholomew Diaz)就发现了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1498年,另一位航海家达·伽马绕过好望角,打开了欧洲直通印度和东亚地区的新航道。然而由于此地天气恶劣,不利于航行,这条新航道并没有迅速热闹起来,好望角因此被冷落了100多年。

到了17世纪中叶,经过尼德兰革命后的荷兰共和国迅速崛起,并一跃成为殖民大国,拥有当时世界上最庞大的船队,被称为「海上马车夫」。1652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决定在好望角建立一个补给站,第一批荷兰移民来到南非。船队司令扬·范里贝克(Jan Van Riebeeck)在航海日记中记述了那几日的情景:

「1652年4月5日,感谢上帝,大约下午5古漏(一古漏约半小时),我们望见了好望角。4月6日,太阳落山不久,驶进桌湾,在水深4英寻的沙砾海面上抛锚。4月7日傍晚,我们登岸观察地形,选择构筑要塞的地点。」

荷兰人在好望角建立起第一个殖民点——开普敦(Cape Town)。由于荷兰在亚非的殖民扩张,好望角作为中转站的重要性急剧上升。紧接着,荷兰和德国血统的新白人移民,以及一些法国新教徒,陆陆续续来到南非,他们逐渐形成一个混合民族。「布尔人」,就是这些移民的混血后裔,他们主要是以畜牧为主业的农场主(荷兰语「Boor」意为「农民」)。

布尔人在南非疯狂进行殖民扩张,驱赶甚至屠杀土著人,不到半个世纪,他们就从海岸深入内地,占领了数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并逐渐形成以畜牧业为主、粗放式的奴隶制经济模式。但是布尔人在南非的「好日子」并不长,很快英国人就登场了。继荷兰之后,18世纪的英国也崛起为海上强国,在争夺海上霸权的斗争中,英国一直将开普敦殖民地视为通往印度和东亚不可或缺的中转站。经过四次「英荷战争」,荷兰东印度公司一蹶不振,荷兰在东方的贸易站和殖民地几乎全部落入英国人手中。在1795年和1806年,英国人两次对开普敦殖民地实施占领;随着拿破仑战争结束,在1814年的维也纳会议上,英国迫使荷兰政府正式将开普敦殖民地移交给英国。此后,英国移民持续不断地涌入南非,使其逐渐「英国化」。这样,矛盾就不可避免地产生了。荷兰政府退出南非后,布尔人就处于英国的管辖之下。英国的统治政策与荷兰不同,比如在殖民地实施宗教自由、设立流动法庭等,这些都引起了布尔人的不满。而废除奴隶制的政策,则严重触怒了一直沿用奴隶制的布尔农场主。前面提到过,布尔人在南非实行的是极其粗放的经济制度,以非洲人对农场主的人身依附为前提。他们坚决反对非洲人与白人的「种族平等」,这正是后来南非延续了100多年的「种族隔离制度」的历史渊源。而且,英国人还改革了土地政策,不许布尔人越出开普敦殖民地边界随意占领土地,布尔人认为这项措施剥夺了他们子孙后代获得土地的天赋权利,因此双方矛盾无法弥合。

面对英国殖民政府的自由主义式改革,布尔农场主们内心是拒绝的。因此,从1836年开始,他们纷纷抛弃农场,开始大规模向内陆迁徙,侵占了奥兰治河(Orange River)和林波波河(Limpopo River)之间的广大地区,并于1849年建立了德兰士瓦共和国(Transvaal Republic)和奥兰治自由邦(Orange Free State)。当然,布尔人离开了,英国人也没闲着。1843年,英国兼并了南非东北部的纳塔尔,成立纳塔尔殖民地(Natal Colony)。对于两个新的布尔人共和国,英国在1850年也承认了它们的独立。因此,布尔人不再受英国的干预,他们便以立法手段强化土地占有和黑人奴隶制。但这种经济模式是很落后的,英国人对他们的发展也并不看好,以至于一段时间内,两个布尔共和国的经济都没有任何起色。

然而,钻石矿的发现改变了布尔共和国及南非的历史。1867年,布尔人在奥兰治河畔的霍普敦发现了第一颗钻石,接着又发现了一连串的钻石富矿,吸引了大量淘金者前来,位于西格里夸兰(Griqualand)的矿区的主权归属就成为十分尖锐的问题。1871年,英国毫不犹豫地吞并了西格里夸兰,把富矿地带全部收入囊中。欧洲资本因而源源不断地流入南非,新的欧洲移民亦如潮水涌来,其中的英国资本家和官员想要在南非内地兼并更多土地,并加紧了殖民脚步。与此同时,德兰士瓦的布尔人也在四处扩张,不过他们在进攻北方时遭遇了失败,而且东邻祖鲁王国也日益强大,在这种情势下,布尔人感到自己的力量不足以对抗强敌,便表示愿意接受英国的接管。德兰士瓦于1877年并入英国殖民地。但英国的统治再次让布尔人大失所望。因为英国人的改革措施并不利于布尔人,主要靠强行推动税制来取得财政收支的平衡,并要求布尔人补交1877年前的税款,于是引起强烈抗议。因此,1880年,布尔民团集聚在一起,决定以武装暴动来恢复德兰士瓦共和国的独立。同年9月,德兰士瓦南边的巴苏陀兰(Basutoland)地区爆发「反缴枪起义」,英军主力部队南下,使德兰士瓦的防务空虚。布尔人抓住了这次时机,于12月16日宣布对英国举行武装抵抗,第一次英布战争因此爆发。

布尔人突袭了247人的英国军队,以极小的代价,击毙英军77人,击伤157人。第二年年初,英国援军到达,但在马朱巴山战役中又被布尔人击败,伤亡惨重,将军也不幸阵亡。英国人没办法,只好与布尔人签订停战协议。

8月3日,双方签订了《比勒陀利亚协定》,该协定规定,德兰士瓦可以建立完全自治的政府,但宗主权属于英国女王。为什么一向战无不胜的英军却败给了布尔人?原因是很明显的:一是英国军队战术上的落后,还在采用拿破仑战争时代遗留下来的线列战术,以整齐的步兵方阵向对方发动齐射,而布尔民团采取了灵活的打法,分散兵力,用高精度步枪狙击英军,打得对方毫无还手之力;二是英军过于轻敌,无法利用地形和炮火的优势,失败难以避免。自美国独立战争以来,这是英国军队首次在军事上遭遇失败,然而从后来的事态发展来看,他们并没有认线.

1884年,在法尔河(Vaal River)与比勒陀利亚之间废弃的矿井附近,布尔人发现了规模巨大的兰德金矿。于是,欧洲各国的资本迅速大量地涌入德兰士瓦。金矿的大规模开采使贫穷的德兰士瓦共和国暴富起来,黄金城约翰内斯堡在四年时间内就建成。于是布尔人又开始扩张,不断吞并周围王国的土地。与此同时,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等欧洲强权国家也加紧了在非洲的争夺。与布尔人同宗同源的德国人为德兰士瓦提供了大量资金、技术和军事上的支持,德国势力趁机大肆扩张,严重威胁到英国在南非的优势地位。在新形势下,英国决策者决定要将南非的政治经济统一在大英帝国的旗帜之下,对德兰士瓦的政策从迂回封锁渐渐走向用战争解决。在林波波河以北的赞比西河流域,英国人和布尔人展开了激烈的殖民争夺。布尔人不甘示弱,宣布对在德兰士瓦的英国矿业公司征收巨额税款,引发英国资本家和商人的强烈不满。英国人决定秘密推翻德兰士瓦共和国政权,于是就有了「詹姆森袭击事件」。1895年12月,英国南非公司的职员詹姆森率500名「武装警察」进入德兰士瓦,却被早已洞悉英国人计划的布尔人反偷袭,导致134人阵亡,其余全部被俘,包括詹姆森本人。德皇威廉二世发了一封电报「祝贺」布尔人的胜利,这使英德关系急剧恶化,并促使英国人下决心摧毁布尔人共和国。1899年,英国人开始在南非殖民地边界集结军队。同年10月,两个布尔共和国政府要求英国停止向南非增兵,英国予以拒绝。布尔人因此主动发起进攻,第二次英布战争爆发。

这场后来被认为是英国打过的最吃力的战争,从1899年10月打到1902年5月,分为三个阶段。战争刚开始,英国人就再一次显露出轻敌思维,没能吸取之前失败的教训。布尔人全民皆兵,迅速动员民兵投入战斗,主动展开攻势。3.5万布尔人对阵2万英军,在塔拉纳、罗姆巴德山、科伦索等战役中均打败英军,包围了莱迪史密斯、马弗京和金伯利等城市。短短四个月内,英军兵败如山倒,伤亡惨重。此为战争的第一阶段。1900年1月,英军迅速增兵至18万。3月,增至25万。兵员数量处于绝对优势。数千门大炮、数千匹战马也被运进了南非,再加上各种新式技术的运用,英军开启了大兵团作战,长驱直入,围歼布尔民团。从5月到9月,英军攻下约翰内斯堡和比勒陀利亚,总司令罗伯茨宣布兼并德兰士瓦。此为战争的第二阶段。然而,正当英国人开始庆祝胜利的时候,退出城市的布尔民团却化整为零,在乡村发起了游击战。他们骑着快马,掠夺英军补给,袭击交通线年,布尔人将领史末资(Smuts)率领5000名骑兵,奔袭千里,深入英军大后方,一直推进到开普敦近郊,迫使英军宣布戒严。第二年3月,布尔游击队在比勒陀利亚附近俘虏了英军中将,再一次震动了英国。英军打得越来越辛苦,几十万人疲于奔命。为了结束战争,英军采取了焦土政策,摧毁布尔人的大量农场和房舍,修筑大量碉堡,并设置集中营来对付游击队及平民。先后有12万名布尔人妇女、儿童和老人被关进集中营,约有三分之一的人死于其中。此为战争的第三阶段。

在最后这个阶段,战争已经变成了无意义的消耗战,双方的伤亡都很大。英军耗费了2.2亿英镑,死亡2.1万多人;布尔人的作战能力也迅速下降,兵力从8.8万人锐减至2.2万人。这场战争打不下去了。1902年初,英布双方开始举行和谈。5月31日,双方正式签订和约,持续31个月的英布战争宣告结束。英国在对待非洲人问题上和布尔人取得一致意见,布尔人也放弃了独立。德兰士瓦共和国和奥兰治自由邦从此在地图上「消失」了,南非12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都纳入了大英帝国的版图。1910年,在此基础上诞生了南非联邦。

英布战争使军事技术和战术有了许多新的发展,尤其是步兵的机动作战——游击战和阵地防御战的广泛运用。这一点对于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以及各个民族国家的独立战争,影响极其深远。这场战争给交战双方带来了难以预料的后果。对布尔人来说,人口因此减少,失去了独立国家,但他们也因此加强了内部凝聚力,后来终于形成一个统一的民族,即阿非利卡人(Afrikaner),成为南非强有力的政治力量。1904年,阿非利卡人在德兰士瓦成立了「人民党」,在奥兰治组建了「统一党」,领导人都是英布战争中的知名人物。南非联邦成立后,两个政党迅速结合,组成「南非党」,并在1910年的普选中获得多数席位,成为议会第一大党。1911年11月,第一个责任内阁制的南非联邦政府正式成立。这相当于布尔人重新掌握了南非的政权。对英国人来说,在英布战争中需要吸取的教训几乎比其他任何一场战争都多。虽然最终获得了对南非的统治权,控制了世界上最大的金矿,但也暴露出了英国的真正实力,正如《帝国英雄:布尔战争、绝命出逃与青年丘吉尔》一书中所说:

「精于算计的德国人仔细审视了战争中的每一个细节,以便当在欧洲走向对抗时——德国总参谋部认为这必将发生——一旦英国陆军踏上大陆,他们就能果断地进行应付。当那样的对抗最终到来时,德国人得派出比俾斯麦所说的更多的军队来应付,但当看到英国人在南非的战争中的惨败,柏林方面确信这不会需要很大的数量。」

这场战争也意味着,英国的海外扩张史走向了终结,在全球范围内开始战略收缩,重点逐渐转回欧洲。面对日益增加的殖民地统治重任,大英帝国显得不堪重负。由于英国军队在各个大陆和海洋之间来回奔波,实力过于分散,因此战后,英国人对阿非利卡人做出了让步姿态,并把他们推到种族关系的前沿,让阿非利卡人去处理与非洲人的种族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英布战争还以另一种同样令人难忘的方式改变了大英帝国:它让一个名叫温斯顿·丘吉尔的年轻人走进英国公众的视野。青年丘吉尔参与了这场战争,并且不幸被俘,被关在布尔人的战俘营里。随后,他展开了一次令人惊叹的勇敢出逃,成为一段成功脱险的传奇。二战时期,对渴望胜利的英国民众来说,丘吉尔当选首相是众望所归,他带领英国走出了「至暗时刻」,打败德国,赢得了最终的胜利。丘吉尔无法掩饰得胜的喜悦,但他仍然时常回想起人生中的困境——在英布战争中的经历,因为对于丘吉尔来说,「在这个英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日子里,我们前所未有地需要希望之光」。两次英布战争,就这样永远地改变了南非历史和大英帝国的面貌。■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nyafeng.com/,格拉纳达